首爾、橫濱、琉球的唐人街 「唐人街的過去、現在與未來」第二場學術座談會紀實

衣谷

華僑協會總會繼去(101)年10月12日舉辦「唐人街的過去、現在與未來」微型學術座談會,探討紐約、吉隆坡、哈瓦那三大城市唐人街的歷史與未來發展,甚獲與會者好評,再接再厲,復於今(102)年1月25日舉辦第二場的唐人街學術座談會,探討的城市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迴轉,朝向東北亞,邀請王恩美、陳慈玉、林泉忠先生三位學者專家,談談他們所研究瞭解的韓國首爾、日本橫濱、琉球久米村等地唐人街的過往歷史與未來發展,他們三位深入淺出解說,再配合放映的圖片,猶如看圖說故事般,讓與會者沉迷於這三地唐人街的滄桑史。

陳三井的開場白

理事長陳三井開場致詞表示,歡迎愈來愈多的同好前來捧場,會議室所有座位幾已無虛席,歡笑聲此起彼落,表示大家很開心來參加研討,不像是開會,有時會唇槍舌劍,爭得面紅耳赤的。有關唐人街的學術座談會,第一場是在去年十月舉辦,邀請東海大學陳靜瑜教授、台灣師範大學吳龍雲教授、淡江大學熊建成教授,分別談紐約、吉隆坡、哈瓦那三座城市的唐人街歷史。今天是第二場唐人街座談會,談韓國、日本等地唐人街,未來希望能繼續舉辦,前後至少十次,然後彙整這些發表論文,再加上各地唐人街照片,出版圖文並茂的專書,展現各地唐人街的多樣性,一定是多采多姿。就如同去年五月,我們協會在國史館舉辦「吳鐵城與近代中國」學術研討會後,出版《吳鐵城與近代中國》專書一樣,留下完整紀錄。

黃東祥主持論文發表

常務理事黃東祥曾任駐外武官,卅餘年軍旅生涯,駐遍世界各大國,像美國、印尼、日本、俄羅斯等,武官的任務之一是蒐集各地僑情資料,彙整後送交政府參考,所以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,一定要到唐人街,所以由他來主持今天座談會,可說是牛刀小試。他說,駐日時,最喜到佐世堡、長崎及檳濱的中華街逛,長崎有日本最早的唐人街,而檳濱的中華街可說是日本最大的中國城。以他實際接觸世界各地唐人街的觀感心得,日本的唐人街較美國的唐人街乾淨整潔,在美國各地的唐人街就比較髒亂,但不管日本唐人街或美國唐人街,中文招牌林立,一眼望去就知道和華人有關,很有中國的味道。但韓國唐人街充斥韓文,漢字相對稀少,唐人街應有的中國味沒有了。今天三位學者以他們的研究結果和大家分享,精彩可期。

王恩美:韓國中華街成立與消失

王恩美,日本一橋大學博士,台灣師範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,專長於東亞文化以及東亞華僑、華社近現代史研究。她的報告題目是〈韓國中華街的成立與消失─以首爾為例〉。她說,朝鮮半島歷史上曾經有過三個城市有唐人街,那是首爾、仁川和釜山,因為這三個大城都有華僑學校。剛剛黃東祥說到,韓國唐人街沒有中國味,她則認為在韓國的唐人街已經完全消失了。2000年,韓國陷入金融風暴,為了想要吸引外國人,尤其是華人來投資,改善了許多以前對外國人限制的法令,其中包括中華街的再興計畫,以吸引華人資金。2005年,曾經在首爾舉辦「世界華商大會」,雖然韓國政府花了很大心力,要讓唐人街起死回生,但卻沒有很大的效果,因為只是蓋個牌樓,但真正的主角華僑華人已經搬離了,不住在那裡了,在所謂唐人街裡頭開餐廳的,大部份都是韓國人。她認為,韓國的唐人街已經無法和日本、美國等地唐人街相比了,已經徹底的消失了。而仁川會有唐人街的出現,是因為清朝在仁川有租界地,目前仁川大學整理出華僑華人在仁川歷史,愈來愈豐富,仁川曾經是麥克阿瑟將軍登陸之地,有麥帥的塑像、625紀念碑及自由公園。而釜山中華街,則出現很多俄羅斯人及俄羅斯文招牌,似乎完全走味了。

就她的研究,現在這三個大城的唐人街,外觀上,雖建有中國傳統式牌樓,但最要重的,華人都不在唐人街內,雖仍存有學校、教會或華僑協會,但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。China Town在世界各地都譯成唐人街、中華街或中國城,只有在韓國譯成「華僑村」,感覺上就不是很舒服,沒有那該有的中國味。

如說,今天主題是首爾的唐人街的形成與消失,仁川、釜山兩地就暫且略過不談。首爾的唐人街怎麼形成的?又為什麼會消失?今天談的不包括日本殖民時期部份,在首都形成中華街其實並不是容易的事情,我們看日本,在東京沒有中華街,而是在海港城市的橫濱及長崎才有。在韓國比較特別,最先有唐人街的不是港口的仁川及釜山,反而是首爾。首爾既是首都又非海港城市,怎麼形成中華街呢?最主要是1882年,清廷與朝鮮簽訂「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」,限制首爾僅能對清朝開放,中國商人因此開始進入首爾從事商業活動、買賣生意,成為首批居住於首爾的外國人,首爾城內也逐漸形成中國人居留地,可以買土地,也可以定居,唐人街的形成於焉形成。韓國跟清朝簽訂章程之前,已與日本簽訂開放門戶通商條約,但嚴格限制日本人不准進入首爾城,通商更不允許。

每個城市的形成,都要有河流,那個時候首爾城範圍最主要的河流是清溪川,政府機構及有錢有勢人家都居住在北邊高地,清溪川地勢較低窪經常氾濫成災,居住品質不是很好。那時,首爾只有三條大街,城牆有東大門、西大門、南大門及北大門,街道交义之處的十字路口是人潮往來必經之處,朝鮮當時並無限制華人居住的區域,所以華人跟韓人是混居的。因此,在大街交义之處,形成市集,最繁榮成為商業中心,這就是現在明洞大使館附近。

當時清廷駐紮朝鮮的袁世凱,總理交涉通商事宜。袁世凱強力干涉朝鮮內政、積極保護中國商民,因此中國人在首爾基礎更加鞏固。

爾後因為中國人會做生意,開始與朝鮮商人起磨擦,發生衝突,朝鮮人不滿情緒爆發出來,開始對中國商店放火或盜竊,非常頻繁。袁世凱下令在首爾散居的中國人,全部集中居住水標橋一帶。

1894年,甲午戰爭清朝戰敗,國力式微,原享有的領事裁判權不再,很多中國人離開水標洞,回到原來居住的地方。

首爾唐人街的消失

1960年前,首爾三個地區有中華街,即明洞、興天洞及水標橋附近。1960、1970年,韓國實施經濟計畫,經濟成長非常快,帶動都市化及工業化,帶動都市更新,制訂都市計畫法,據統計1966年,六層到九層樓的房子只有111棟,1970以後增加到487棟;十層樓以上的房子,從18棟增加到122棟。這個數據顯示,都市開發的速度非常迅速,也很驚人,結果也帶動人口的移動,經濟持續開發,工業化進程極快,製造業集中在首爾,所以人口愈來愈集中。1945年,首爾人口90萬人,1960年200萬人,1970年增到500萬人。人口增加的幅度很高,所以都市更新迫切,以便容納新增人口。為解決居住問題,韓國政府設定都市計畫,就選定在這三個區域即明洞、興天洞及水標橋進行都更。除了政府單位外,民間企業也可加入都市開發。這三個地區,因為華人產權有爭議,所以只能以政府公告地價賣給開發商或政府,說穿了其實後面有很大的國家力量在威脅華人。在水標橋中華街,因為道路的開發而消失不見了。

首爾都更利益龐大

韓國大企業之所以熱衷於都市更新,因為有龐大的利潤與商機。那麼,華僑為什麼無法守住自己的家園,這跟韓國政府在1961年制訂的〈外國人土地法〉有很大的關係,此法禁止華僑(外國人)取得土地所有權,因此許多華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。雖然1968年修改後規定,若一般居住用地,事先申告即可取得;但若要取得商業用地,必須取得政府的許可,並限制僅能取得50坪。針對預計進行都市更新的土地,韓國政府則不許可華僑取得土地。

首爾華僑土地紛爭

〈外國人土地法〉實施後,禁止外國人取得土地所有權,華僑被迫將自己土地轉賣或轉給韓國人來保護自己擁有的土地。因此,1960年禁止華僑取得土地,大大影響了中華街的存在。所以,到1980年,除了明洞因為土地是大使館的,還保有一些中華街的樣貌,興天洞及水標橋的中華街已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但是目前華僑跟大使館之間還是存有土地紛爭,因為1960年土地法的關係,有很多華僑土地登記在大使館名下,所以這些土地名義上都是大使館的。也因為是大使館的緣故,保留了明洞土地,所以在首爾只有明洞還有中華街的感覺。

華僑與大使館之間的土地紛爭,短期內難以解決。

總的來說,從1882年起到1960年華人保有的土地沒有多大變化,但到1960年以後,華人喪失土地所有權後,遂造成中華街的消失。

陳慈玉:橫濱中華街多元文化

陳慈玉,日本東京大學博士,現任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,專長於近代中國經濟史、近代日本經濟史、近代台灣經濟史的研究。她的論文題目是〈論橫濱中華街的多文化共生〉。

她說,雖然曾經在日本居住了近十年,但那時候是留學生,居住在東京,去橫濱的機會不多,藉今天機會可讓她神遊橫濱的中華街美食城。就如主持人黃東祥所言,日本最早出現唐人街的地方是在長崎。的確,日本華僑最早出現在長崎。17世紀時,鄭芝龍長崎那一帶活躍,鄭成功的母親是長崎人,這是題外話。

今天主題是橫濱中華街,到2009年止,全日本華僑約有68萬人,是日本最大的外來族群。說到橫濱中華街的歷史,起於安政開國,即1853年開港,1858年,日本跟美國簽訂「修好通商條約」,開放橫濱在內的五個港口,1859年橫濱正式開港,闢設居留地,此居留地與王恩美提到首爾的居留地情況類似,用中國話來說,就是租借地。

橫濱開港中國人隨歐美人來

橫濱未開發以前,僅僅是個小漁村。當時幕府時代,為避免外國要求開放鄰近東京的神奈川港,因此以橫濱位在神奈川轄區內為由,以填海造地開港。外國人包括中國商人開始聚集於橫濱,當時來到日本的歐美人不懂日語,所以僱用懂漢字的中國人從事翻譯或買辦。歐美商人把中國人帶到日本,必須要仰賴中國商人的人際網絡與經驗,此外,歐美商人家中也僱用華人為僕人。在歐美人士開路之下,中國貿易商與工匠陸續到來日本。

橫濱開港之初,中華街一帶是沼澤地,1861年填土造陸,而於1868年開始形成中華街。最初在此租借土地的,是同濟醫院,後來又有順和棧,橫濱的關帝廟也在1862年落成,大批中國人開始聚集,不到十年光景就形成了中華街。不過,當時稱為南京町或唐人町。

除了1894-1895甲午戰爭、1923年關東大地震以及1937-1945抗日戰爭這三個時期外,愈來愈多的中國人來到日本,我們可以說,日本人不僅從歐美人士而且從中國人身上,學習接收各式各樣技術,比如鋼琴、清涼飲料製造等等,而橫濱就成為海外各式文化首次被帶入日本國內之地的關口,中國也在此地建有使館。1923年9月發生關東大地震,橫濱中華街大受損傷,約有三分之一華人喪生,幸運的生存者怕再受到地震傷害,離開橫濱中華街,前往神戶或回到中國。1931年,「九一八事變」,中日關係緊張,很多中國人返回中國。

二戰結束後,日本戰敗,中國是戰勝國,當時日本非常貧窮,實行物資配給制度。在橫濱的華人可以優先獲得配給,然後再以高價轉賣給日本人,黑市交易非常發達。到了1955年,建造以觀光為目的牌樓,叫做「善鄰門」,門上寫上「中華街」。因此,在橫濱中國人的聚集之地,開始逐漸被稱為中華街。

學校的「解放」兩個字事件

1949年,國共內戰結果,連帶使得海外中國城內部發生磨擦。位在橫濱中華街上的中華學校教室內,張貼公佈學生的作文中有「解放」這兩個字,當時台灣與日本還有邦交,台灣考察團看到後,就以為學校實施共產教育。1952年9月,封鎖學校,驅離支持中國大陸的學生,那一批學生的家長將其子弟分散到各個家庭,分別授課。當時學校有850位,其中650位成為分散授課的學生。以此事為分水嶺,分成大陸派的橫濱山手學校以及台灣派的橫濱中華學校。

1953年,橫濱華僑總會理事們又發生分裂,支持大陸的三位理事另外成立「橫濱華僑聯誼會」。因此,中華街上有兩個華僑總會。在這樣對立、分裂困難情形下,中華街還是不斷發展,繼善鄰門之後,又建造了不少觀光景點。中華街殘留的最大問題,就要設法解決華僑社會的政治性對立;另外一個要解決的,是戰前中國人華僑與台灣人華僑之間的問題,這問題暫且擺下不談。

雙方的政治對立,直到1972年,中國大陸與日本恢復邦交後,才迎向破冰,共同成立了「橫濱中華街發展會協同組合」。在雙方華僑總會合作之下,於1986年舉行春節祭典,後來逐漸擴及到關帝廟的重建,1990年落成。

現今橫濱中華街已成為橫濱不可或缺的觀光地,21世紀初期每年造訪的觀光客,據統計約有1800萬人次,超越了造訪東京迪士尼樂園的1730萬人次,可說是非常珍貴。其之所以能吸引這麼多觀光客,主要是中華街就像一座美食城。

中華街美食城

能成為美食城,有其歷史淵源。剛剛說開港以後,有很多中國人來到日本,為了滿足他們的口腹之慾,出現了以中國人為對象的餐廳,廣東籍華僑貿易商會僱用廚師準備員工的伙食。1899年,日本開始限制在日華僑的職業,除可以從事一般性的商業活動,另外也僅限於從事「三刀」業,也就是剪刀的裁縫師、菜刀的廚師及剃刀的理髮師,或者當家僕。所以,二戰結束前,中國人的職業結構中,以這「三刀」業為主。

橫濱中華街的店鋪中,飲食業佔有很大的比重。1950年代韓戰初期,為了接待許多美國軍人,以美國軍人為對象的娛樂場所,在中華街開設非常多。韓戰結束後,因為橫濱是海港關係,所以以外國船員為主要對象的酒吧與夜總會也最多,次多的是中華料理店。但1970年初期以後,中華料理店開始成為中華街所有商店的重心,中華街觀光化的進展固是原因之一,但最主要的,是日本經濟景氣的良好,鐵公路交公共設備的齊全,橫濱中華街開始興盛,造成全國性的觀光熱。1972年,中日建交,伴隨而來的,是日本的中國熱,加深了日本人對中華街的興趣,使中華街成為觀光名勝。1987年以後,銷售中國物產的雜貨店、工藝店出現,後來也出現銷售韓國及東南亞的瓷器、紡織品的商店,使橫濱中華街逐漸呈現多元文化共生的現象。

日本人喜歡中華料理

日本人喜歡中華料理原因是什麼呢?其實,不僅是日本,在世界各地都有中國餐廳,主要是中國人廣泛活躍於位界各地,且有在外用餐的習慣,因此中華料理店一定存在於中國城。那些餐廳非高級餐廳,提供比較平常的食物,就是所謂的大眾食堂,進去以後,不用等很久即可享用美食,而且價格相對便宜。為維持這種相對便宜的價格,很多食材不一定要使用從中國進口的食品,而是採用當地容易取得的食材,這就中華料理在地化的開始。中華料理受到當地人的接納,就是它的大眾性及適應能力。20世紀初期,大阪曾經舉行勸業博覽會,被認為是有助於中華料理的普及。1910年代以後,不只是橫濱,在東京等大都市以日本人為客源的中國餐館愈來愈多,一戰後,日本經濟逐漸迅速成長,1919年由農業國變成工業國,都市的中產階級較多,外食的都市性生活類型也逐漸普及。這個過程,就成為中華料理在日本發達普及的要素。

華人的信仰中心橫濱關帝廟

橫濱關帝廟1862年由橫濱華僑所設立的,1871年橫濱發行英文雜誌上,有刊載關羽故事及照片。1873年,重建中華會館,藉祭拜關羽來強化華僑彼此合作。初期,關帝廟舉行春節、中秋節及關帝祭等各種節慶,除了在關帝廟裡面的祭祀以外,在廟外街上也舞龍舞獅。1923年關東大地震,推毀關帝廟,第二年重建。1945年,關東受到美軍的大轟炸,關帝廟也遭到破壞,第二年又開始重建。1986年,關帝廟一部份被燒燬重修,現在是第四代的關帝廟,是集全體華僑之力重建得美侖美煥。

華僑為什麼要不惜財力來重建關帝廟呢?因為華僑把關帝廟視為精神的支柱,其一是許多華僑從事買賣,關羽是財神,匯集了各類的信仰,對重視信用的華僑而言,認為關羽對劉備自始至終,一貫忠心,是信與義的象徵,所以能保佑買賣上的風險。其二是早期的橫濱華僑,幾乎以出外打工為目的,隻身來到日本,離開家人在異鄉工作,當然要祈禱他的家人及本身的安全,從此過著富裕的生活,因此就要懇求神來保佑,所以熱烈信奉關帝廟。即使現今華僑在日本算是外國人,於是對他們而言,不僅供奉關羽為財神爺,更視關帝為守護整體人生的萬能之神。

林泉忠:琉球的另類唐人街

林泉忠,日本國立東京大學博士,專長於東亞國際關係史、中日政治外交史研究。

他的報告題目是〈另類唐人街─琉球久米村與「閩人三十六姓」〉。他說,今天選擇題目可能有人覺得奇怪。有關琉球問題,他前後做了十年研究,琉球曾經有個唐人街,但現在已經消失了。過去有人做過類似研究,但不會以唐人街的角度研究,今天他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也許跟我們所認知的一般唐人街有所不同。

談琉球已經消失的久米村以及當時在那裡居住的閩人36姓的狀況,他之所以稱為另類唐人街,理由有四,一是閩人36姓來自著名僑鄉福建,與大多數移居東南亞的福建人不太一樣,因為他們不是個人因素來到琉球,而是以官派移民形式來到琉球。二是大多數閩僑他們移民外出的理由,很多都是經濟因素,閩人36姓並非經濟因素及個人意志,至少在初期,是受到洪武帝朱元璋的命令前來琉球,輔助新王國營運,處理與中國的朝貢及冊封關係。其三是閩人36姓的子孫現還大有人在,也有聯誼組織,但是他們幾乎沒有華僑意識,更視自己為道地琉球人,雖然他們家中還留有祖先留下的族譜及器物,可是基本上他們不會說中文。其四整個琉球在相當程度上已經是中華化了,所以也不見得有必要與琉球人做明顯的區隔。從這幾個因素來看,說琉球久米村是另類的唐人街,當然就是比較特殊的情況。

講到閩人36姓與久米村前,有必要先介紹琉球歷史脈絡,琉球王國之所以成立,完全是因為強大中國的影響而立國,延續了五百多年,其中扮演最重要角色的,就是閩人36姓。琉球的歷史雖有變遷,但脈絡相當清晰。17世紀時稱為三山時代,是中山、山南、山北這三個勢力,就是所認知的沖繩島或叫琉球本島。其中勢力最大的是中山,率先在1372年向中國朝貢,從那時起跟中國建立藩屬或藩附關係。這三個勢力一直共存到1429年,最後由中山國統一了琉球,才正是成立琉球王國,仍繼續向中國朝貢,直到1879年,日本吞併琉球之後才停止,結束跟中國政治上關係。而1879年那一年,也是久米村瓦解的年份。

為何會有藩附封貢關係的出現?中國以前會有那麼多的附屬國,因為中國過去曾經相當強大,其鄰國朝鮮、安南、緬甸只能朝貢,受冊封成為中國的附屬國,琉球也不例外。琉球向中國朝貢始於明代,明代是美國歷史學者稱之為重建中華世界秩序年代,由於受到北方、西方外族強大勢力的制約,明朝很難向西方、北方發展,朱元璋新戰略就海洋戰略,在這過程中,周邊鄰國持續向中國朝貢。

中國與琉球可以說是最密切的藩附封貢關係,相互信賴程度關係僅次於朝鮮,強過與其他藩附鄰國。五百年來,琉球王國從未曾向中國抱怨,始終效忠於中國。在藩屬國中,琉球面積非常小,中國未曾派兵駐紮琉球,據歷史記載,琉球向中國朝貢502年、171次,冊封則維持462年。安南向中國朝貢89次,不及琉球一半,日本在明清時代也有朝貢19次。由於朝貢,維持藩屬國的長治久安局面。

久米村位在首府那霸的海邊,離機場很近,現有單軌電車經過的美濃橋或現町附近。現在還有一個叫久米村的小地區,以前範圍相當大,現仍保留遺蹟。

閩人36姓是在琉球與中國建立封貢關係20年後,1392年才開始,前後派了兩次。為何要派閩人36姓去琉球?主要是帶先進的文化制度、航海、外交、文書、教育到琉球,幫助琉球屬國所有對內對外營運及未來王國的統一。

這閩人36姓組成人員,主要集中在閩西、閩中,以福州、漳州最多,也有客家人,姓氏包括鄭、梁、金、林、蔡、毛、阮等,據15世紀文獻記載約有3000戶。這些閩人將中國的政治、外交、航海、農耕等帶到琉球,活躍於琉球王國各界。政治上有擔任過宰相,地位僅次於國王。

目前留下的古蹟有孔廟,至今仍爲舉行祭孔大典及後人聚集之重要場所。1992年,為了紀念福建與沖繩的特殊歷史因緣,福州市協助那霸市政府在久米村原址上建立了一座庭園,命名為福州園。

結語

參與今天學術座談的同好幾乎擠爆了會議室,可見細水流長的學術座談有其小眾傳播的魅力在。誠如陳三井所言,再舉辦十場的唐人街座談會,我們這些參與同好們,雖不能成為專家,但或能一窺唐人街入門研究的堂奧。

海外唐人街可說是近代中國國勢盛衰的縮影,聽完三位學者的論文,深深瞭解到百年前中國國勢的盛衰,與在國外唐人街絕續有著密切的關係,1894年的甲午戰爭,更是中國在亞洲地位急劇倒退的關鍵年,而其遺禍至今仍纏繞著炎黃子孫,釣魚台至今仍被日本竊佔,就是最顯明的遺禍。以古鑒今,正是學術研討會的另一項魅力所在。(作者為本會會員)

 

本篇發表於 本會簡介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