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六甲古城小鎮麻坡

黃子珊

說到馬來西亞的古城,很多人第一個聯想到的是馬六甲。其實,就在馬六甲以南45公里處,有座小城在馬六甲王朝建立以前便已出現,它的名字叫麻坡(Muar)。

麻坡歷史比馬六甲悠久

麻坡是一座沿馬六甲海峽而建的河口城市,據説在公元500至700年之間,印尼蘇門答臘人前來馬來半島經商,看到寬闊的麻河河口,遂把此地命名為Muara,即河口之意。另有一說,這是印度文muna(意思是三)與ar(意思是河)的結合,為當年到此淘金的印度勞工,見到麻河與另兩條河匯集而命名。雖然淘金客後來空手而歸,但名字卻因此流傳開來。

千百年來,承載著許多古老故事的麻河,就像時光一樣,頭也不回地一路流淌至馬六甲海峽。隔著海峽與麻坡遙遙相望的,是蘇門答臘島。

每每站在麻河岸邊,我總是忍不住揣想,當年的蘇門答臘王子拜里米蘇拉(Parameswara)是否曾如此隔岸遠眺?14世紀,受到爪哇的滿者伯夷(Majapahit)帝國侵害之時,這位王子就曾輾轉從淡馬錫(新加坡舊稱)逃到麻坡,短暫停留後到馬六甲,並於1402年建立馬六甲王朝,這才掀開馬六甲輝煌史的首頁。與馬六甲的近鄰關係,使麻坡一直在馬六甲皇朝的興盛與衰敗史上,扮演著關鍵角色。1511年,葡萄牙人佔領馬六甲之時,末代蘇丹馬末便逃難至麻河上游,後來其兒子更建立了柔佛王朝,麻坡成爲反西方殖民的重要堡壘。

當然,這個反西方殖民的計劃並未成功。從葡萄牙、荷蘭至英國,三大歐洲殖民強權輪番在馬來亞半島擴張勢力。1824年,英國確立了在馬來亞半島的主權,開始了超過130年的殖民,並開始引進大量華人苦力,在各地大興土木,也開啓了華人大規模移民麻坡的歷史。

華人礦工首來麻坡拓荒

據説,首批來到麻坡的華人是一群採礦工人。十九世紀中葉後,華人陸續來到麻坡。除了採礦,他們在河川支流匯集之地開墾拓荒,用粗糙的雙手、汗溼的衣袖,種下一棵棵甘蜜(用作染料)和胡椒樹,開拓了一條又一條「港腳」作爲聚居地。甘蜜和胡椒通過新加坡出口到歐洲,帶動了整個城鎮的發展,也引來更多想在南洋尋找新天地的華人。

1884年,麻坡正式開埠,親臨主持開幕的柔佛蘇丹,把它命名為「香妃城」。及至二戰前,作爲柔佛州華人人口最密集的地方,這裡自然也成爲華人政治和文化重鎮。二戰期間,麻坡華人在響應籌款救國、抵制日貨運動、徵召機工赴華服務、開拓滇緬公路活動中,皆處於領頭羊地位。日軍對此一直耿耿於懷,及後佔領麻坡之時,便對華人大開殺戒,使之成爲重災區。

至於老城濃厚文化氛圍的形成,則必須追溯至二十世紀初期。其時適逢辛亥革命,麻坡華社設立了「啓智書報社」,藉由書報傳遞革命思想,二戰後,再陸續成立舞蹈、戲劇、合唱團、銅樂隊等活動,並出版刊物。

文藝風氣之盛,連帶書局也越開越多。當地已故作家馬漢曾如此回憶:「1950年1965年之間,書局都大量入口香港、中國的書籍,其中以文學書籍居多,冰心、魯迅、余光中、楊牧、李敖等人都有,而且書裡幾乎天天都有新書報到。」當時盛況,可想而知。事實上,柔佛州最早的華文新式小學——中化學校就成立於麻坡。這個文化搖籃還培育出不少華人作家、畫家、書法家,過去一直享有「文化城」之美譽。或許有了百年的文化根底,麻坡如今更成爲推廣舞獅文化的重要基地。

麻坡華人推廣中國舞獅文化

舞獅隨著華人移民傳入馬來西亞,此後,當地華人以南獅為文化基因,開創出高樁舞獅,並把一度在中國銷聲匿跡的舞獅文化,推廣到全世界。成立於1988年的麻坡關聖宮舞獅團,正是其中關鍵人物。關聖宮憑著精湛獅藝屢屢在國際賽事大放異彩,奪下超過三十次國際冠軍頭銜。而今,關聖宮的樁陣、創新技術、舞獅套路,已成爲世界獅藝界重要的參考藍本。

二戰後,隨著馬來西亞獨立,柔佛州的政治重鎮逐漸轉移至首府新山,文藝風氣亦不如以往,只有佇立河畔的英式老建築,依舊不厭其煩向每位訪客,訴説著過往的繁華和光芒。而在這些充滿歐洲情調的老房子之間,又交錯著華人廟、清真寺等宗教場所,編織出豐富多元的文化氛圍。

如今的麻坡是柔佛州十大縣市,住著30萬的各族人口,主要為馬來人、華人和印度人。橡膠、油棕種植和家俱業是麻坡最重要的經濟活動。穿城而過的麻河,把老城劃作兩半。早年居民依賴渡輪往返兩岸,而今由兩座跨河大橋取代,但人們依然喜歡在傍晚時分,沿著河岸散步、垂釣。偶爾,慕名而來的登山客,會到麻坡郊區的金山,登高俯瞰自然美景。

麻坡金山公主流傳淒美故事

海拔1276公尺的金山亦稱禮讓山(Mount Ledang),是南馬最高峰。我的老家就在金山腳下,童年時,村裡不時流傳著某某人攀登金山失蹤的消息,或誰又在山腳下那道美麗的瀑布失足摔死的新聞。偶爾從家門口仰望沉默不語的山,我總是不期然想起這些事——那些消失在大樹和山石之間的人,到底躲在山林裡哪個角落?他們遇見傳説中美麗的金山公主了嗎?

金山上住著美麗的公主,這是馬來西亞流傳許久的故事了。

根據馬來古典小説《馬來紀年》,馬六甲蘇丹馬末妻子亡故後,計劃再娶,遂命令部下到金山向公主提親。一行人浩浩蕩蕩登山尋訪,但最後只有一位叫敦馬末的和他的隨從成功上山。

在山上,敦馬末見到一位自稱公主代表的老婦,老婦提出,只要蘇丹完成八個條件,公主便會應允下嫁,包括建立連接金山和馬六甲的金橋和銀橋、七盤蚊子的心臟、七盤小蟲的心臟、一罈眼淚、一罈嫩檳榔水、一碗蘇丹的血和一碗蘇丹兒子的血。說完,老婦消失不見。

最終,婚事因蘇丹無法達成最後兩項條件而告吹,但有人相信,山中的老婦,便是公主化身。時至今日,這個傳説一直在民間被復述,成爲民間文學、劇場和電影的創作題材,改編成馬來電影的《金山公主》還曾報名競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。

今日的麻坡,卸下昔日光輝,過著它洗盡鉛華的小日子,但老城許多故事,依然在沉默的金山與流動的麻河之間流傳。(作者為馬來西亞華人,現旅居台北)

本篇發表於 本會簡介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